(原创文章)心 意[上篇]

“大叔,这是你的低保救助证和低保金领取存折。”

一大清早,兴宇社区主任李艳红,来到了社区新增低保户韩文学家中,给他送来了低保证。

“老伴,快打扫一个地方,让主任坐。”韩文学扶了一下立在炕沿上的双拐对老伴道。

“不用了,大叔,您从这个月起,就可以享受最低生活保障了,您今后有需要我们的地方,请对我们讲,我们将尽全力去帮助您。”李主任微笑着恳切的说。

韩大叔听了这话,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,眼睛里闪烁着泪花,脑海闪过这样的一组画面……

去年夏季的一天,‘吱,嘎’的一个紧急刹车声,一辆小汽车把韩文学撞的人事不知,当他醒来后,却躺在了医院里,后来,才知道肇事司机逃逸,自己被路人送到了医院,才保全了一条命,俗话说,有啥别有病,没啥别没钱,原本不太宽裕的家庭尤如雪上加霜。

从那日起,韩大叔嘴里常念叨的一句话是:“俺这条贱命,都活了50年了,死掉算了,借这么多钱,咋办啊?俺真不是人,把儿子上学的钱,都霍霍没有了……。”

与此同时,第三次人口普查工作开始了,兴宇社区工作人员在李主任的带领下,在所辖区域内进行人口普查。

‘叮咚,叮咚。’一阵急促的门铃声,在韩文学家门前响起。

“主任,昨天我来时,敲了半天门,也没人出来。”社区工作人员道。

“是吗?韩叔家,这时候应该有人啊?去问一下邻居。”李主任应和道。

“什么?”当从邻居口中所知,发生在韩文学身上的事时,令在场人员呆住了。

回社区的路上,李主任嘴里不停的叹着气,心里在盘算着如何去帮助这个让人揪心的家庭。

第二天,医院里。

“俺不是说你,老韩,你整天这样咳声叹气的,把俺的心情都整的不好了。”病房的病友对他发着牢骚话。

“咋了,死不让死,还不让说话了?”心情不好的他,同病友顶上了嘴。

“得得得,俺知道你心情不好,不跟你一般见识,不过…。”病友道。

“不过啥?有话快说。”他瞪了病友一眼道。

“俺看,像你这样的人,应该去社区要低保,不过俺……。”病友对他苦苦一笑,把话咽了回去。

“哎呀,俺平生,最讨厌说话大喘气的人,你又不过啥?”韩文学道。

“哦,这样,俺听说,得花这个……嗯,你的明白?”病友边说边使着眼神,手上做了一个点钱的动作。

韩文学沉默了,心想,按理来说,俺真的够吃低保的,钱花点也行,低保能下来,今后的生活也算是有了保障。

说者有意,听者有心,就这样,第二天晚上,韩文学就让老伴用轮椅推着他,来到了李主任家。

“韩叔,听说了您的事,我心里着实的为您捏了一把汗,您真是捡回了一条命,您今天来,有事吗?”李主任边为他倒茶水不边说着话。

【注意:本文章为原创文章,如想转载或另有他用,必须联系本站站长,如发现侵权,必追究其相应责任及赔偿】